永远的南瓜车

相信自己的心

杂感一篇 2013年02月23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5:49 下午
Tags: ,

自10月以来,本blog主都是以看贴为主,很少留下自己的文章。说说自己的近况吧。

2012年10月之后就开始筹备婚礼的事情,由于是遥控操作,发生了好多沟通的问题,也发生了不少的冲突,但是幸运的是,这些问题最后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我自己本来不是一个性子急的人,但我希望所有事情都能按部就班地做好,如果事情不如理想,我就会变得很烦躁,脾气变坏。我很庆幸,LP是如此地理解我,筹备上好多问题都是她来解决的,而我,到最后只是一个拍板的事情。

当我12月回到家的时候,离婚礼举行就剩一个星期了,前期都准备好的情况下,就剩下一一确认了,当然那7天可能是我最最忙碌的7天了。我自己想搞一个西式露天的婚礼,但又得迁就双方父母的意见,得有接新娘、敬茶、婚宴等等中式的东西。结果婚礼请了2家婚庆分别搞2个场子,还有1家摄影公司负责全程拍摄,基本上2个场子需要协调的事情就是别人的2倍。幸运的是,由于搞西式露天婚礼在当地还算比较新鲜,婚庆、酒店还有拍摄公司都很有兴趣,并且想就此为自己公司做一个宣传,因此在各方面的都给了不少支持,最后都不知道是谁沾谁的光了。

搞西式婚礼,但由于我们都不是教徒,也得找一个类似于神父、牧师一样的人来带我们读誓词,最后把身在腐国的Laza同学拽回来了。Laza也很是给力,婚礼前当天晚上11点到家,12点来我家跟我对稿,好兄弟。而我呢,写个晚宴的发言却一直没有灵感,拖啊拖,直到跟laza对完稿才憋出点东西来,结果3点多才睡觉。5点半,摄影师就已经打电话来叫开门了,我觉得自己才刚睡下!没办法,起床开始最重要的一天。

这一天的感觉,其实自己并没有特别的紧张,但是时间确实过得很快,我9点就要到酒店去接新娘,因为12点就举行婚礼,但是我们车队10点钟才出发,结果接新娘玩各种游戏的时间都被压缩了,幸好两边的兄弟姐妹都是十几年同学了,有的是老公在男家,老婆去女家,所以大家都很默契,玩都后来都分不清是男家女家了。

到了中午读誓词的时候,大概laza也是第一次读,有些句子少读个“不”字,听起来就变得很搞笑,还好我们自己都不露痕迹地改过来了。最搞笑的场面出现在交换戒指的时候,由于我和LP的手指尺寸差不多,结果我把我的戒指给LP戴上了,结果自己戴Lp的就戴不上,于是,在众目睽睽之下,真的交换了一回戒指。

至于西式这部分完了之后,又是走回中式的老路,在这里就不表了。晚上的婚宴,我们准备了自助餐,主要是觉得中式的太浪费,没必要。整个晚宴,在我请的圈子里,就一句话,近年最人齐的同学聚会。

至于回到北京,还得请同事、北京的朋友吃饭,我反而觉得要比在家里更加的累,完全没有在家的自在,更多的场面的东西,还得被灌酒,在北京的一星期,我都吐了2次。

到2月份这次回家,感觉却不像刚回来过一样,一切都熟悉而陌生,此中感觉,另开一文再述吧。

Advertisements
 

今晚注定是个打字之夜 2012年10月8日

Filed under: 在路上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28 下午
Tags: ,

当回归打字之后,我才感觉到表达的贫乏。过去的8天里,我可能完成了2个月都没有完成的事情,领证,买对戒,见家长,买床,买西装,拍婚纱照,租婚车,看餐厅订菜单,商量婚礼配色,布置,一切一切都只是在4天内完成,我形容自己就是一个锤子,要做的就是把不喜欢的砸碎,喜欢的拍板。间隔的2天,就是吃饭,打球,睡觉,之间还插空看了一场《环形杀手》,至于头尾两天,当然是在路上、飞机上、机场里度过了。


9月30日早上2点40分

我看完了曼联2:3惜败给热刺,心中有点懊恼,觉得自己有点不应该把时间花在这里,看一场自己喜欢的球队输球的比赛,事实上在70分钟曼联已经把比分追到2:3的时候,我已经觉得曼联要赢了,因为是曼联,因为在有梦剧场之称的主场,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发生呢?但是这却是最后的比分了。眼看我要在6点半左右就起床去准备出名,现在还象打了鸡血一样精神,这3个多小时的睡眠真是有点尴尬,但我还是躺下了,并且很好地睡了一觉。


9月30日下午2点28分

坐在机场快线上已经1个小时了,高速路上没有新闻上说的拥堵,仿佛依稀能看见家的影子。其实高速路上拥堵的事情,也是我下了飞机之后手机上网看的,唯一的影响是,机场大巴由于到站晚,顺延了10分钟出发,其他的事情一切如常。


9月30日晚上8点02分

终于把家里的乱七八糟网络弄好了,东西也收拾了,然后就是纯享受家庭生活的时候了,是时候和爸爸妈妈好好说说话了。晚上的节目是去二叔家里赏月,没想到,最后结果却是大家一起来给我明天的注册之旅出谋划策。尽管我已经打通关节,并且一再要求多快好省地办完事情就好了,最重要是低调,但是又拿花、又拉上表弟妹一大帮亲友团的,怎么都不象是很低调的样子啊,伤脑筋。

 

雷神 2012年07月28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2:11 上午
Tags: , ,

最近有点闲情,在facebook上回答Lucifer的twitter,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太拗口了。这哥们也不用点天朝屁民喜闻乐见的通讯工具,净搞些行为艺术,让我跟着文艺青年了一把,估计他用的是twitter的客户端,反正当QQ聊了。

最近几日北京在晚上老下雨。自上周之后,北京人民识趣了很多,只要天气预报说有雨,甭管有多大,8点前基本都能疏散回家,微博上有张图感叹空荡荡的地铁站台:这还是9点半的一号线么?当然我上周也2B青年了一把,6点雨正下得紧,我还往外边走,公车、出租车全部瘫痪,最后全身湿透,走了快1小时才回到家,我当时越走越觉得自己脑残。

这周我们科来了个进修医生,比我小1岁,但人家……孩子都1岁多了。按理说都当爹的人了,但我觉得他比我还不成熟,我们都送他一外号叫“十万个为什么”。他第一天来我们科,劈头就问我:

“你结婚了吗?”

???……WTF?你丫来进修还是来婚介的?!

之后我向他介绍了一下我们科室的领导,他回办公室就问主管平时都干嘛,主诊平时都干嘛,科室主任平时都在忙什么,听得我们另外一带职的医师都受不了了,就说了句:“不如让我们发个通知开个会,召集各位主任给你汇报一下平时的工作情况?”

 诸如此类的雷场、冷场在这周层出不穷。今天他突然说“北方的美女骨架都很大啊“

…….

本来这个论点就已经有点雷了,大家都已经处于麻痹状态了,没人说话。只见他顿了一顿,估计有2分钟,看办公室没人接茬,就继续说,”你看,倪萍的骨架就很大。“

我的亲娘啊!我顿时觉得上周四环上的冷雨都不算什么了。

这货还要在科里工作1年,OMG!!请关注我每天回来的吐槽吧

 

不觉2年(上) 2011年08月28日

Filed under: 追忆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14 下午
Tags: , ,

好吧,自己又开始写一些个关于时间流逝无关痛痒的东西了。感叹一下再过3天,又该是新一个学年的开始。离开学校2年,但是9月1日在人生中的地位无疑比其他的日子都要重要。每一次开学,看到熟悉的同学都会有不少的改变,现在就只能回味一下,想想分开了这2年,大家都有些什么变化。用宿舍来分是最容易也最常见的, 从我们宿舍开始吧。

小毛:买房+结婚,在西部的小日子过得不错,觉得是一条很显然、很不错的人生轨迹,2年间把人生2件重要的事情都办完了,真有你的。

Lucifr:大概是上述的准备式,跟着现在的导师似乎非常不错,得让导师重视啊。虽说在这里买房太痛苦了,但我知道你们俩努力肯定没有问题的。

401室(忘了她们原来住的宿舍号了)我开始想说结婚大军都在这里啊,然后发现其实我们班女生有一大半都已经结婚了,而且分布还算是比较均匀的。

大黄:最早结婚的那一批,毕业=结婚,远渡重洋,继续上学,最逗的是,平时都没怎么聊天的我们,突然能在MSN以及飞信上碰见,整整2年没见,聊起来话题还真不少。

赖旖:结婚比较低调的一个,到了第二门诊部之后没什么动静,大概是因为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的原因吧,貌似毕业之后还吃过1、2次饭,应该是教师节左右吧,但真是不关注啊。

小莹子:貌似最近已经结婚,从QQ的签名上看似乎很是忙乎,但已经是信息圈子以外的人了。

小园子:也是很早结婚的一个,算是进了杂志社可惜我还没有文章能给她支持啊,平时人家也太忙,情感上很近,但是交流上比较少。

猪:成为了Lucifr的师姐,这是2人见面的第一个话题,不知不觉间都已经快到毕业的时候,平时也没什么来往,唉。

周蕾:这个人还在么?传说要找到七颗龙珠才能召唤出来的人。

原来码字速度还可以,不过还是留一半明天写吧。

摆几张完全不搭调的毕业照。


 

New Year, New Hope 2010年12月31日

Filed under: 胡言乱语录 — ericzerocustom @ 4:11 下午
Tags: ,

点解要写这个题目,我觉得本年对于我来说是破朔迷离的一年,让你觉得人生原来是可以这么狗血的,当然了,里面不全是坏事。朋友们很多都结婚了,更有的同年就已经开始投入生产。我有时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迟钝,裹足不前,没有勇气,或者是不够成熟,还是说给自己的时间实在是太多,条件太宽松,以致错过再错过。昨晚同Laza、Sam去L劲家为他践行,Sam略带伤感,Laza手忙脚乱,而我插科打诨,大概这就是我们的真实的写照吧。离开L劲家,我们3个还在路上聊了有2个小时,临别时依依不舍。能够聚到一起,实在是修来的缘。

BTW,我可以封自己为本年度Stun制造者了。

 

天南地北 2010年10月24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2:54 下午
Tags: , ,

昨日下午断断续续地跟L劲开始聊天,发现我们2个其实都超无聊,他LP去加班了,留下孤家寡佬一个,煮饭,剁猪肉饼,嗯嗯,很是住家,赞一个。然而我更加杯具了,外面下雨又冷,没法打球,没朋友约,典型一个草食型男子。开始的我们还有一句没一句地打字,但我懒得觉得打字都太累了,提议语聊,开MSN,卡,于是转SKYPE。skype也只是堪堪能用,不过鉴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通过话,所以说了很久,直到我去打饭回来,他会完support的email,LP回来,再回公司,依然继续。东扯西拉一边吃一边聊,估计都快2个小时了。其实挺不容易的,Skype那里只有1-2格信号,有时候断断续续,确实有点累人。

转机出现在Laza的MSN登陆,L说撩下laza,这个家伙很久没有露脸了,自上次回中山都已经2年了。我心里暗暗吃惊,原来已经这么久了?想想自己心里还觉得印象中Laza是老回来的人,但确实这2年少见了,春去冬来,不觉间2年了。然后我们就把他拉入skype,开始3P。发现多个人,气氛真是完全不同,竟然有点抢MIC的欢乐了。而且信号竟然很配合地涨到5格满,看来下次跟L聊都要把laza拉上。

我们聊着聊着,就聊到回来的事情,很遗憾,大家都错过了德德同C这一餐,我运气好还能赶上唛哥那餐。然后我们开始指责Laza神马婚礼都赶不上,算神马,Laza憋了很久,终于憋出一句,阿狒的婚礼你们去了么……恭喜阿狒同阿尹!之前在FB上似乎已经知会过婚礼的时间了,脑子还是不好使啊。

至于怎么把德德也拉到Skype里,简直有点霸王硬上弓了,德德都没MIC,就只能听声音type,我能想象那种郁闷,还得隐身躲避某外国skype狂人。不过下次记得带个mic,大家都很久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了。这样的聚会其实真的很可行,要是在晚7-8点左右,Laza中午刚起床,我们其他几个时间都刚好,既然大家很难见面,做个多P的会议应该很有趣。有兴趣的就注册个Skype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