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的南瓜车

相信自己的心

雷神 2012年07月28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2:11 上午
Tags: , ,

最近有点闲情,在facebook上回答Lucifer的twitter,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太拗口了。这哥们也不用点天朝屁民喜闻乐见的通讯工具,净搞些行为艺术,让我跟着文艺青年了一把,估计他用的是twitter的客户端,反正当QQ聊了。

最近几日北京在晚上老下雨。自上周之后,北京人民识趣了很多,只要天气预报说有雨,甭管有多大,8点前基本都能疏散回家,微博上有张图感叹空荡荡的地铁站台:这还是9点半的一号线么?当然我上周也2B青年了一把,6点雨正下得紧,我还往外边走,公车、出租车全部瘫痪,最后全身湿透,走了快1小时才回到家,我当时越走越觉得自己脑残。

这周我们科来了个进修医生,比我小1岁,但人家……孩子都1岁多了。按理说都当爹的人了,但我觉得他比我还不成熟,我们都送他一外号叫“十万个为什么”。他第一天来我们科,劈头就问我:

“你结婚了吗?”

???……WTF?你丫来进修还是来婚介的?!

之后我向他介绍了一下我们科室的领导,他回办公室就问主管平时都干嘛,主诊平时都干嘛,科室主任平时都在忙什么,听得我们另外一带职的医师都受不了了,就说了句:“不如让我们发个通知开个会,召集各位主任给你汇报一下平时的工作情况?”

 诸如此类的雷场、冷场在这周层出不穷。今天他突然说“北方的美女骨架都很大啊“

…….

本来这个论点就已经有点雷了,大家都已经处于麻痹状态了,没人说话。只见他顿了一顿,估计有2分钟,看办公室没人接茬,就继续说,”你看,倪萍的骨架就很大。“

我的亲娘啊!我顿时觉得上周四环上的冷雨都不算什么了。

这货还要在科里工作1年,OMG!!请关注我每天回来的吐槽吧

 

7月的夏天,再临! 2012年07月25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32 下午
Tags: , ,

已经有快半年的时间没有更新这个blog了,而且也没有人来看,呵呵。在我目测范围内,只有 VIVI更新得最勤奋,但最近这几个月也没有什么动静了。作为一个勤奋的bloger,他首先得是一个话痨,象Lucifer这样的,VIVI应该也是,虽然我没有见过,而且内心绝对丰富。其次得有网的基础上有各种翻越工具,不然来WP的难度绝对不亚于偷渡一次香港。再次,得有写blog的闲心或者是习惯。象我现在RSS里还坚持更新的博主里,基本都是职业的,而如果是业余的,那真的得每天有这么一段闲下来沉淀的心灵,唠唠今天发生的事情才行。

象我随手一翻,已经发现上次更新已经是2月25日,距离现在正好5个月。这5个月还是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。最重要的是,自己的终身大事已经确定下来。真是终于确定下来。如果用我自己的话来形容,一个词“反击螺旋”,不断地重复一件事情,让人压力越来越大,反抗的力度也越来越大。在各种情感的交织之下,我觉得自己有点屈服了。我不知道是什么感情软化了我,让我迈出这决定性的一步,或许是Q君所作的一切让我确信,这个人是可以信赖的,2个人在一起是有未来的,这样让我放下了其他的可能性。

还有我们科室搬病房,换老大,自己又要晋级,在工作上的事情也忙得不可开交。我发现,在工作上首先要确保自己的资格,才是更好开展工作的基础,然而,在现实中,没有人会操心你的进步问题,一切都得靠自己。而写论文成为其中的重中之重。之前在学校、实习医院还能找点课题来写,工作上,除了治疗真没有什么时间来沉淀自己的病例,没有办法,自己只能够凑,我总算知道论文都是怎么出来的了。这是个很不好的感觉,但是也只能够将就,我从6月开始就一直加班写这个,到7月初小成,却怎么也接不去,只能先缓缓写点别的东西。如是,就有了现在这一篇了。

平时玩的,多了个ipad2,但除了看看网页,下了一堆游戏,却真的没有时间玩,相反,在公交车上的时间多用来看书以及看Law & Order,这个剧已经老得不行了,但好多经典法制的理念让我痴迷。手机还在用G7,不过已经脱离的Miui,并不是因为其不稳定。不稳定的根源在于,手机和TF卡不兼容,而在我拿了一个朋友的一张2G的原装卡之后,这个问题得到根本的解决。目前应用的系统是CM7,MIUI也是基于这个系统修改完善的,但现在应用的是一个比较原始的界面,朴实无华,简简单单才是真啊。先说到这里,估计最近更新会多一点了。最后补图补图

 

2月杂记 2012年02月25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4:17 下午
Tags: ,

虽然说改用了goagent之后,登上WP变得很容易了,但是自己现在确实没有更新blog的习惯了,更多的是打开新浪微博来看看别人的更新,自己更新微博都很少。最熟的几个朋友,2个在忙着赶博士论文,已经高挂免战牌,1个加班到9点还要晒晚饭,还有1个沉浸在初恋的甜蜜中,不时地晒幸福,哼哈。

周四的时候我们科搬家了,和中医科一齐搬到了独立的一个小院里,5层,全部装修一新,可是自己却有点开心不起来。总觉得现在这个地方是中医科的,取什么东西都要请示,有种寄人篱下的不安定感。此后的庆功宴也不是太爽,他们科的人看来都是训练有素,喝起酒来都不要命似的,还都上瘾的感觉,最重要的是,这酒还不好喝,可大家还是一杯一杯的灌。我总有一种冲动,要是中国禁酒禁烟该多好啊,最起码从公务猿开始禁,自己又在做白日梦了。

下个星期回趟家,堂弟结婚了,2人1年多终于步入婚姻的殿堂,祝福他们一切都好吧。

 

不觉2年(上) 2011年08月28日

Filed under: 追忆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14 下午
Tags: , ,

好吧,自己又开始写一些个关于时间流逝无关痛痒的东西了。感叹一下再过3天,又该是新一个学年的开始。离开学校2年,但是9月1日在人生中的地位无疑比其他的日子都要重要。每一次开学,看到熟悉的同学都会有不少的改变,现在就只能回味一下,想想分开了这2年,大家都有些什么变化。用宿舍来分是最容易也最常见的, 从我们宿舍开始吧。

小毛:买房+结婚,在西部的小日子过得不错,觉得是一条很显然、很不错的人生轨迹,2年间把人生2件重要的事情都办完了,真有你的。

Lucifr:大概是上述的准备式,跟着现在的导师似乎非常不错,得让导师重视啊。虽说在这里买房太痛苦了,但我知道你们俩努力肯定没有问题的。

401室(忘了她们原来住的宿舍号了)我开始想说结婚大军都在这里啊,然后发现其实我们班女生有一大半都已经结婚了,而且分布还算是比较均匀的。

大黄:最早结婚的那一批,毕业=结婚,远渡重洋,继续上学,最逗的是,平时都没怎么聊天的我们,突然能在MSN以及飞信上碰见,整整2年没见,聊起来话题还真不少。

赖旖:结婚比较低调的一个,到了第二门诊部之后没什么动静,大概是因为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的原因吧,貌似毕业之后还吃过1、2次饭,应该是教师节左右吧,但真是不关注啊。

小莹子:貌似最近已经结婚,从QQ的签名上看似乎很是忙乎,但已经是信息圈子以外的人了。

小园子:也是很早结婚的一个,算是进了杂志社可惜我还没有文章能给她支持啊,平时人家也太忙,情感上很近,但是交流上比较少。

猪:成为了Lucifr的师姐,这是2人见面的第一个话题,不知不觉间都已经快到毕业的时候,平时也没什么来往,唉。

周蕾:这个人还在么?传说要找到七颗龙珠才能召唤出来的人。

原来码字速度还可以,不过还是留一半明天写吧。

摆几张完全不搭调的毕业照。


 

再见了夏天 2011年08月23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2:59 下午
Tags: ,

首先要说,4号和Lucifr以及小毛这顿实在是太美妙了,虽然2位因为中午的大餐及随后的酣睡弄得晚上食欲不振,但当我们回到宿舍,品字型坐下,打开电脑,开始放电影的时候,感觉像是又回到了那7年的同窗岁月中。

 

在Lucifr那里还是学到了好多关于wordpress的小技巧,顺便还领略了一番Lion的魅力,我表示小黑160G的硬盘已经装满,没有办法再容下一个苹果了,果核都没有地方了。但看到那高达10M/byte的IPV6速度实在让人羡慕妒忌恨,怎么我们在校的时候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呢。

 

到时候等小毛回单位,一定要吧这次的照片传上来。

 

前2天突然发现,自己一个坚持了快14年的习惯,突然在今年被我刻意地抹杀了,主要是自己觉得,再这样下去似乎有点不合适了,也没意义了,就此作罢。自己这个月,原来就这么点东西。写下来,做个纪念。

 

补图补图

 

命(后篇) 2011年02月3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0:31 上午
Tags:

即使监护仪的声音再响,也吵不醒他沉沉的梦。心跳和呼吸就像是2个第10轮的拳手,一方面是利用最后的力气发起进攻,一方面是等待着对手无力的倒下。最终,首先停下的是呼吸。

女儿飞奔向办公室,办公室像被捅了的马蜂窝,里面的人全冲出来了,涌向病房。护士拖着抢救车也过去了。
瞬间,病房像是另外一个被捅的马蜂窝,里面的家属全被请出来了。

插管、心肺复苏、呼吸机、肾上腺素、呼吸兴奋剂,能上的全上了,登时病房就像个水陆道场,各路人马围着病人忙个不停,家属只能隔着病房的窗户窥到一分半点。

一个跑过终点的选手又如何能再跑一圈,完场哨声响起之后的进球无人喝彩。等心电图机无力地吐出一张满是直线的图,我们只能摊开双手,宣告我们的无力,嘴里说的却是我们尽力了。

回到病房是另外一番的死寂。戴老板看了我们一圈,回去了。外面的方总努力地安慰患者家属交待抢救经过,而琪琪则跟护士们对着抢救的医嘱。我在水龙头前一次一次地冲刷自己的手,逐渐平复刚才做心肺复苏时狂奔的心跳。阿知走到我身旁,笑盈盈地说,把手机交出来吧。

PS:暂时第一篇就告一段落了。最近科里的事情也不多,而这个科各个人都挺有趣的,他们都对我很好,所以我想把一些平常发生的事情提炼后记录下来,顺便也练练手写写东西。之后还会出现另外一组的人物,那些才是我的组员和组长啊。

 

2011年01月31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50 下午
Tags:

今天下午和往常一样的热,仿佛北京的冬天都要融化在这温煦的日光之下,我都宿舍楼走到病房不过10分钟,已觉得身上微微有点潮了。

这个病人离他生命的终点还有2个小时,现在却一切平静,因为他已经没有什么表达能力了。

我换过了白大褂,走进办公室。办公室里只有2个人,值班医生琪琪和同组的阿知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琪琪已经是个大肚婆了,不过离宝宝出世还得多等8个月。阿知则是我们科室的活宝,这个四川出产的美女鲁莽的行事跟她甜美的长相根本一点都不搭调。2:30离大家平时上班的时间估计还有半个小时,我只是因为中午吃得太饱,躺着太累,于是才早了过来。我泡了杯茶,惬意地坐在一个角落看着她们聊天。

半个小时过去了,病人还是平稳地呼吸着,耳边的录音机一直播放着佛音。

她们已经没得可聊了,琪琪回值班房休息去,孕妇对于自己的休息总是很留意的。阿知则把目标转向了我的电话,貌似Fieldrunner对美女都是有致命的吸引力。我由于手机被夺,只得讪讪地看看今年的NCCN指南,学习一些可能根本用不上的知识。

病房里的母女两人一时都没有闲着,给病人擦汗,吸痰,翻身,拍背,希望能从命运之神手中多夺取一分一秒。

方总和戴老板都过来了。方总是个很有活力的职业女性,工作认真,可是每天却充斥着“我想在北京的温泉开个泳装派对,在冬天喝着酒一起嗨”,又或者“我挺喜欢中世界的交际舞的,大厅里灯火辉煌,人们穿着华丽的礼服迈开舞步”等等,讨厌儿子回家,因为他的存在让自己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孩子的妈。戴老板则是属于聪明“绝顶”型的,作为科室之首,平时话不多,却很有行动力。

病人觉得有点困了,喉咙里的痰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千斤巨石,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中他似乎已经筋疲力竭。他努力地咳嗽了一声,试图唤起妻女们的注意,然后又归于沉寂了。

戴老板不随便来办公室,他看病人一般在自己的办公室,然而年近岁晚,大家都沉浸在一个接一个的饭局里,又或者是一轮又一轮发奖金的喜悦中,老板觉得有必要来看看自己的部下了。从阿知偷偷把手机放回我口袋的那瞬间,我就知道老板来了。

这声咳嗽还是引起了女儿的注意,她按了铃,让护士来吸痰。吸痰的过程很顺利,可是之后的呼吸频率却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水平。经过吸痰管的刺激,病人的呼吸显得很挣扎。一次呼吸之后的停顿,仿佛要等待着下一次呼吸的到来,沉寂得让人心焦。

护士显然也感觉到了这种异常,回来的时候便来到了办公室报告情况。琪琪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,径直走向了病房。

病人觉得更加的累了,他努力睁大着眼睛,世界却越发的模糊,心脏的跳动声越来越清楚,就像是快要进站的火车。

琪琪回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疑惑,她只是今天的值班医生,不可能全科的病人情况都熟悉,更何况这是另外一个组的医生管的。她让护士先抽个血气,自己打开电脑开始复习病历。

这不是他第一次抽血气,但这次抽出来的仿佛不是他的鲜血,而是他的生命。他几乎晕过去了,到站的火车停下了,漫长的等待似乎已经结束了。
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