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的南瓜车

相信自己的心

再见2011 2011年12月27日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ericzerocustom @ 8:03 下午
Tags:

突然看到薇薇同学的blog,真是不容易,从9月份被墙然后辗转到blogbus,再次转回来,而且每次还能码这么多字,我实在是佩服啊。


我自己是觉得自己有点太懒了,回自己科工作之后,觉得一切仿佛都重新开始,很多周围的人需要适应。


写这篇,主要是因为,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,是我和Q君的1周年纪念,分隔两地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有过很多的争吵,痛苦的等待,短暂的相聚,更多的是相互的信任和关怀,2个人的工作很辛苦,但我还是很感谢,2010年今天的一个吻,it saves my 2010.


Advertisements
 

Hello world! 2010年10月6日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ericzerocustom @ 3:31 上午

Welcome to WordPress.com. This is your first post.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!

 

其实……其实我去看彩排了!(2) 2008年08月7日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ericzerocustom @ 5:20 上午

       有票,自然容易进去,不过据说,你挂个志愿者的牌,门口验票的,碰上个傻乎乎的也会把你当自己人,招手让你进去,看来ID卡上的字母代表什么权限还是得好好学习一下。
       鸟巢里面,就像那棵百鸟归巢的树一样,正好印证了一句话“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”。当我进到场馆的时候已经7:30了,赶紧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了。我坐16排,算是比较近的位置了,离场地边缘大概就10米左右,最奇妙的是,从座位上看整个体育场,觉得体育场就像个剧院,似乎连英东体育场都不如,感觉特别的小,场地离你的距离特别短,可能这就是鸟巢设计NB之处了。
       距离彩排开始还有30分钟,这个体育场已经坐满了,气氛超级热烈,让我这个自以为很冷静的人都被点燃了,跟着大伙一次次地玩人浪,尖叫。20分钟里,就净玩人浪,再玩就变人狼了。
       当打头炮的表演队伍进场地的时候,全场爆发出的掌声几乎就要把整个体育场的顶盖掀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气氛愈发的热烈,到最后一分钟倒数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爆炸了,虽然只是一次彩排,但是当时感觉就像开幕式就在当晚一样。
       大家是看不到下面这段文字的,因为它涉及春晚节目内容,已经被自动过滤了。

被屏蔽的内容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不过它似乎不封图,上图,不过这都是表演完了以后的,看看鸟巢内部也好吧。


左边


右边


中间
       其实为保持新鲜感,我还是不剧透,就先谈谈整个表演的感觉吧。
       要打分的话,我给85分,理由在于:
1、有很多很有创意的点子,每个节目基本都有亮点。你可能猜到老谋子要什么题材,但你想不到他怎么把它表现出来,尤其是第二个节目,那段舞简直是鬼才啊。纵然我很不喜欢舞蹈节目,但是看了这个我不禁要拍案叫绝。还有那群荧光绿精灵,刚进场的时候我还很鄙视这群家伙。但他们从方阵四散出来的时候,我嘴张开,心里面只想到一个词:化腐朽为神奇。
2、场面宏大。谋子最喜这种大场面,仿佛要用人堆起来才过瘾。在中国,你得研究看节目人的心理,中国13亿人,一个节目没有个几百号人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。
3、投影用得尤其的NB。节目的所有背景均运用投影,通过灯光、旗帜的映衬,只有现场才能感受到这种场面、视觉效果,怪不得人们会掏钱去看演唱会,真的很强大。
4、烟花、音乐各个环节的串联的很不错,热热闹闹,基本没有冷场。从开场具有中国特色的鞭炮,到鸟巢外围的27个烟花燃放点,坐在场里看着这些璀璨的烟火,突然会觉得自己身处这个繁华盛世是多么的幸运,愤世如我的竟然在那一刻都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当然总会有我不喜欢的几个点:其一,不喜欢老谋子弄的奇装异服,还有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古代歌谣;其二,那个京剧节目太小气,多用几个人来舞得死啊,更何况我对京剧一点好感都没有;其三,老谋子是威也控吗?整场表演都在用威也吊来吊去,最离谱是把一个小女孩弄上去,多危险啊,虽然视觉效果是不错,你要考虑别人才多大啊;最后,整个节目虎头蛇尾,后面的节目明显没有前面的精彩。
       最后还得称赞一下大会组委会在离场时候的贴心安排:在彩排完了以后,让成龙、韩红、孙楠等出来唱了两首奥运歌曲,让着急离开的人可以立马走人,喜欢看明星的多留一会,整个时间错开了有20分钟,等我走的时候,会场就剩下1/5的人了,而且几位都非常敬业,唱得很卖力,丝毫没有因为这是彩排而缩水,反而掀起了整个表演最后的高潮,使一度在等待各国运动员出场中沉寂的观众再一次沸腾起来。
       谨此纪念在彩排中意外受伤的舞蹈演员,我对你的敬业精神感到无比的敬佩。

 

难道球衣决定命运? 2007年05月31日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ericzerocustom @ 2:37 上午

   如果大家要选一个球衣号码,大家会选哪个人的号码呢?是现在最恶俗的YAO?满大街都是James?Wade?还是现在如日中天的Kobe?Arenes?再之前的Iverson?KG?Duncan?

    我的答案是33号,Grant Hill,一个几乎已经完全被人遗忘的名字(比Penny Harderway好一点吧),但是只要看过他以前的比赛,没有不被他深深吸引的。作为当时活塞的双核心之一,他的得分篮板同助攻如同探囊取物,取得triple double简直是家常便饭,因此当时都叫他“魔鬼三”。最难得是他出身名校Duke,为人温文尔雅,还弹得一手好钢琴,简直是球员中的典范。在当时更是作为Jordan接班人的最大热门人选,(什么Kobe,T-mac还不知道在哪里呢)风头一时无两。

    如果不是那次膝伤,签到魔术队的他可能已经同当时冉冉升起的的未来之星T-Mac成为全联盟最恐怖的后场组合。

    现在对他的评价就只有可惜,5年的时光再也补不回来,5年的休养使他从当打的29岁变成34岁的老将,他已经错过了成为一代天王巨星的机会,尽管他曾经有过那样的能力,但是时不再来,一个个后起之秀已经崛起,33号,是注定要慢慢地湮没了。

 

回来 2006年09月7日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ericzerocustom @ 7:02 下午
     要对很多人说,我又回来了,但在此同时却要跟更多的人说再见。说再见往往比说嗨要沉重,就好像结束往往要比开始难罢了。
     回来以后的生活自然没有在家里那么悠然了,没有了每天早上游泳的兴奋,跟死党一起吃早餐的快乐,没有了中午小憩的悠闲,没有了傍晚在天台上看天空的自由,这里只有多劳多得,天天向上一类的标语。还有就是那句室友常常拿出来说的“欢迎新同学”,今年的新生还真的多,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。
     回来以后,每星期六天的课要开始习惯,每天挤两个半小时公车的旅途要习惯,每天早上在课堂上趴在桌上补觉的生活要习惯,还有好多好多……不过要多谢某人给了我坚持这种生活的希望,能够找到你是我最意想不到的幸运。
 
 

Space居然升级了 2006年08月7日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51 下午
      在上个星期的时候就惊奇地发现整个space都似乎变了,变得更有Live风格了。不过伴随而来的是不稳定,我用Maxthon访问自己的space,就经常出错,用IE好一点。不过升级还是有好处的,其一是访问的速度似乎是快了,其二是不会再自动启动烦人的MSN Messenger,三是版面确实是漂亮了,我个人比较喜欢现在这种风格。
 

路见不平–五一外出游记之一 2006年05月21日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ericzerocustom @ 5:55 上午
    这里说的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事情,而是我到重庆以后的第一印象--这里就没有老老实实平整的路嘛。经过25个小时的颠簸,我来到了重庆。不愧是山城,从我在火车上所见就体现得淋漓尽致--在重庆附近火车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隧道,有时候好不容易刚从一个隧道出来,看看刚翻过的山长什么样子,马上又跑到另一座山里面去了。还有,在火车快靠站的时候,从窗口我看见一条小溪从山中飞流而下,落差估计有一百多米,中间还被怪石截成了好几段漂亮的弧线,于是我就问旁边一个重庆人,那是什么地方?是个什么景点吧。他笑了笑,那只是城边的一条小溪,这种地方重庆多了。
    出了站,没费什么劲就找到表妹了。看来她十分想我一来到重庆就体验最有名的重庆火锅,于是一出站就拉我去吃了,看到她这个架势我心里就是一凉,这次刺激了,现在坐完火车还有点头晕,虽然很兴奋,但是很可能待会儿就high晕在饭桌旁了。没办法,不好意思逆她意,这次死定了。可能大家都吃过水煮鱼,对,就是那种锅里满是干辣椒和花椒的,我们吃的就是那种锅……防止我过早地被辣倒,我在那碗香油里放了超多的醋(根据五行理论,酸克辛嘛),不过,那都是徒劳,刚吃了半个小时,我碗里本来清澈的香油已经完全变红,最大问题是我的嘴已经感觉不出吃什么是辣什么是不辣。第一次吃重庆火锅,觉得吃了好久啊,两小时还是两年呢?最后从店里出来,被夜风一吹,全身轻飘飘的……
    西政的新校区在渝北,离渝中区不算近,不过重庆的“鸡车”司机让我感受了一把高速狂飙,竟然敢在高速路随便停,上下客,而且是招手即停,我真为后排的乘客捏一把汗。经过40分钟的高速惊魂,还是安全到了西政的后门,感觉跟上海交大差不多的荒芜……(老L见笑了)极度疲惫的我几乎是粘床即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