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的南瓜车

相信自己的心

飞跃2013的一更 2014年06月24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0:23 下午
Tags: , , ,

已经一年多没有更新了,想想自己还是挺懒的。一个借口是忙,另外一个是因为有了有道云笔记,有些东西可以用那个保存了,但我想,文章的话,是没有办法和随笔相比的,自己现在看看以前写的东西,还是会有感动。当然了,现在更多的只是记录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从近期开始吧,买的书挺多了,但是看了的并不是很多。最近在看的有《长尾理论》《廉价》《数字战争》,都是外国人写的书。我觉得《数字战争》还是比较像一本小说,讲google,苹果和微软的这三个软件巨头事情。主要还是在讲google和apple,大概是微软的东西比较的无趣,不想apple和google那么曲折,而且在现代的软件行业中,在引领时代的更多是这两家,而微软,只能说是占着操作系统这个坑。当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看书中看来,微软也想作出改变,但是由于巨大的企业结构在这个摆着,有时候想转型也是会有很大的阻力和困难。这种困境让我想起《罗辑思维》里罗胖鼓吹的:现在不要加入“大组织”现在互联网思维,应该是“小组织”,“做个即插即用的U盘”“手艺人”(完了又扯远了)。不过对于《罗辑思维》,我也是有很多话要说,先按下不表。当然google和apple这对冤家狗咬狗我也是喜闻乐见的,说他们狗咬狗有点对不起他们,但是确实好多犬牙交错的恩怨啦,专利啦,乱七八糟的,看着就想看八卦一样的有趣。在爱看人家热闹这个问题上,我觉得中国人都是一致的,只是女人和男人关注的方面不一样,女人看娱乐新闻,男人看政治,但本质还是那些事情。

再说说《廉价》这本书,副标题叫做“折扣文化的惊人代价”,这本书是一个记者写的,她研究了零售业的发展,从最开始铁路沿线的手表邮购开始,到沃尔玛,家乐福,再到互联网时代的亚马逊(哦,亚马逊好像是长尾理论说的,不过《长尾理论》有一节是节选这个书的,完整的一节),你会理解到这些折扣店是怎么样一步步地摧毁零售个体,而后把他们整合到自己的零售帝国中。那我们失去的什么呢?“工匠精神”。现在的零售业,已经很少有人替你想,一件衣服究竟能穿多久了,当然这也顺应了现在的快餐文化。我的美女同事们,每年都是一箱箱衣服的买,我有时候很好奇,她们究竟要买多少衣服啊,她们看见漂亮的衣服就好像酒鬼见到酒一样,有一种无法压抑的购买冲动。我很好球,究竟我的购买冲动去哪里了,我貌似没有什么东西是特别想去购买的,这个是否跟个人的童年经历有关系呢?继续说“工匠精神”,就是一种精益求精的精神,就像一件衣服,不是说能穿几次或者外表好看就够了,还要有良好的版型,优秀的材质,然而现在很多地方卖的衣服,主要的买点还是便宜,我们最经不起的诱惑就是便宜啊。以前日本的很多制造企业是有这种“工匠精神”的,因此他们才能在90年代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制造工厂,而今天的中国,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的工厂,但是拥有这个精神的企业,在我看来,并没有几个。

而《长尾理论》这本书,我原来以为会是比较严肃的,但看这和其他畅销书没什么大差距。我估计再看个半天就能看完了。那么就下次再写吧。

另外《权力的游戏》这一季又完了!!苦等1年就这么3个月就播完了,真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这部剧拍得如此美轮美奂,真是堪比电视剧中的《魔戒》。而我最喜欢这部剧的一点是,飘。每个人的命运就像风中的羽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分钟降临到你头上的命运是什么。很多人不知道怎么了,就死了,你仿佛还想闭上眼睛,求求编剧别把他弄死,嚓,血肉横飞。看到这季的最后一集,我就想起那个gif:苍天,它曾饶过谁!像泰温、the Hound猎犬,该走的还得走。当然没有像上一季血色婚礼那么震撼,但是魔山究竟会被疯狂科学家弄成什么样?在黑水潭大败的史坦尼斯却轻松地把曼斯的十万大局吊打了?这……实在是太无常了,下季继续!

 

杂感一篇 2013年02月23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5:49 下午
Tags: ,

自10月以来,本blog主都是以看贴为主,很少留下自己的文章。说说自己的近况吧。

2012年10月之后就开始筹备婚礼的事情,由于是遥控操作,发生了好多沟通的问题,也发生了不少的冲突,但是幸运的是,这些问题最后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我自己本来不是一个性子急的人,但我希望所有事情都能按部就班地做好,如果事情不如理想,我就会变得很烦躁,脾气变坏。我很庆幸,LP是如此地理解我,筹备上好多问题都是她来解决的,而我,到最后只是一个拍板的事情。

当我12月回到家的时候,离婚礼举行就剩一个星期了,前期都准备好的情况下,就剩下一一确认了,当然那7天可能是我最最忙碌的7天了。我自己想搞一个西式露天的婚礼,但又得迁就双方父母的意见,得有接新娘、敬茶、婚宴等等中式的东西。结果婚礼请了2家婚庆分别搞2个场子,还有1家摄影公司负责全程拍摄,基本上2个场子需要协调的事情就是别人的2倍。幸运的是,由于搞西式露天婚礼在当地还算比较新鲜,婚庆、酒店还有拍摄公司都很有兴趣,并且想就此为自己公司做一个宣传,因此在各方面的都给了不少支持,最后都不知道是谁沾谁的光了。

搞西式婚礼,但由于我们都不是教徒,也得找一个类似于神父、牧师一样的人来带我们读誓词,最后把身在腐国的Laza同学拽回来了。Laza也很是给力,婚礼前当天晚上11点到家,12点来我家跟我对稿,好兄弟。而我呢,写个晚宴的发言却一直没有灵感,拖啊拖,直到跟laza对完稿才憋出点东西来,结果3点多才睡觉。5点半,摄影师就已经打电话来叫开门了,我觉得自己才刚睡下!没办法,起床开始最重要的一天。

这一天的感觉,其实自己并没有特别的紧张,但是时间确实过得很快,我9点就要到酒店去接新娘,因为12点就举行婚礼,但是我们车队10点钟才出发,结果接新娘玩各种游戏的时间都被压缩了,幸好两边的兄弟姐妹都是十几年同学了,有的是老公在男家,老婆去女家,所以大家都很默契,玩都后来都分不清是男家女家了。

到了中午读誓词的时候,大概laza也是第一次读,有些句子少读个“不”字,听起来就变得很搞笑,还好我们自己都不露痕迹地改过来了。最搞笑的场面出现在交换戒指的时候,由于我和LP的手指尺寸差不多,结果我把我的戒指给LP戴上了,结果自己戴Lp的就戴不上,于是,在众目睽睽之下,真的交换了一回戒指。

至于西式这部分完了之后,又是走回中式的老路,在这里就不表了。晚上的婚宴,我们准备了自助餐,主要是觉得中式的太浪费,没必要。整个晚宴,在我请的圈子里,就一句话,近年最人齐的同学聚会。

至于回到北京,还得请同事、北京的朋友吃饭,我反而觉得要比在家里更加的累,完全没有在家的自在,更多的场面的东西,还得被灌酒,在北京的一星期,我都吐了2次。

到2月份这次回家,感觉却不像刚回来过一样,一切都熟悉而陌生,此中感觉,另开一文再述吧。

 

终生大事 2012年10月18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13 下午
Tags: ,

10月1日 早上7:00

起身超早,因为8点半就要到达注册处,之前已经约好了公证人,所以流程应该不是个问题。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要开车将LP、堂弟以及2个表妹都拉上,本来还说低调来着,低调低调就拉出大队人马来。还好的是,到8点的时候,大家都争气地坐到了车上,没有人因为昨天玩得太嗨而睡懒觉。到注册处才8:10,可想而知国庆这天早上路上是有多空,公证人没来,我们就玩起了扮路人相遇,一起去注册(究竟这群人有多无聊,才能想起这么玩啊)。到了快9点一切事情都已经办妥,我们还很不合时宜地霸占了庄严的宣誓台,拼凑着各个奇怪日期,大概过了15分钟大家都玩够了,大队人马才马不停蹄地去大快活吃早饭。


 

10月1日 早上10:30

没错,这是我早上吃的第三顿早饭了,家里,大快活加上这里的早茶。没办法,要参加LP的家庭活动,在前2顿我都只是浅尝辄止,这顿早茶又不能显得自己已经吃过了,还好LP家里亲戚不多,其实什么七大姨八大妈的我最害怕了,看到她们有种自己突然变成动物园里动物的感觉,大熊猫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当然,无数次既热情又简洁地介绍自己,觉得自己笑得都有点抽了。

 

10月1日早上12:30

搞掂,收工。本来说要去买条新裤子,结果去看对戒去了。国庆的打折还是比较给力的,而且在某牌子首饰店里碰见一个初中同学,他看见我们,笑容奇迹般的尴尬,WTF?然后我和LP就开始无责任地猜测他究竟在想什么做什么。首先,他和他爸妈一起来(还没有LP?妈妈看金饰看得暴嗨,要求爸爸买给她?!然后儿子不好意思做电灯泡走开一边,转头就碰见我们?!)其次,见我们还笑得这么尴尬(首饰没他份,难怪啊?还是说他认为自己看见了最不可能的夫妻组合?)再往下想就觉得我们太坏了,不应该啊,不应该,酒席还要请他呢。

 

10月1日下午3:21

上午逛完回家还吃了点东西(很好地诠释了什么是回家海吃),稍作休息,下午又开始继续逛,这会还拉上了爸妈。因为这次要买张大床,涉及到一些风俗啊,装修的事情,其实结婚前安床是个很重要的仪式,而在之前我是不能睡那张床的,只有在结婚前那天晚上,亲戚都过来,拜过土地、祖先,把稍稍放歪的床头正过来,表示床已经放好了,这样,到明天迎娶新娘之后就可以睡啦。还好我弄完国庆这段时间后还回去,这样就不用考虑之后在家里我睡哪里的问题,至于到下一次我回来,也就几个晚上,再凑合呗。

本市的家具集中放在了相对比较边缘的地区,这有点象北京,喜欢把同一类型的店都集中到一起,建个什么城,让他们在里面相互拼杀砍伐,但是有时候又少了些个性的东西。整个家私城都弥漫着一股甲醛味儿,我们在里面转了1个多小时,实在是受不了了,在甲醛味儿最淡的那家买了床,因为那家我们停留的时间最长。

然后发现家私城旁边的展览中心有车展,我和爸自然不会错过,所以说车子才是男人最好的朋友。显然看车要比看家具仔细得多,我们互相评价看到的每一辆车,把各自的LP晾在了一边,虽然10几个品牌就那么30-40辆车,我们也看了1个小时,真恨不得每辆车都上去坐上一小会。原本我无比喜欢的起亚K5,到我看实物的时候,轻轻一敲,就觉得铁片好薄啊,甚至比不上日系车,简直就象纸扎的,虽然外形真是很前卫,但如果到买的时候我还真不敢买,安全至上啊。

 

原来自己只是一个记录者 2012年10月9日

Filed under: 胡言乱语录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59 下午

今日晚上在洗澡的时候,一边刮胡子,一边想,原来自己写的blog并没有多少自己的感情在里面,文字里满满的都是对平常事物的描述,只是比白描要好一点。我有时候觉得自己不对事情发表意见,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意见,而是没有说出来,其实心里是有想法的,但想法归想法,过去了就忘了。

当然,人都会有很多念想,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。每天都会有一天沉淀下来的执念,到晚上,流毒爆发。而我却象个孩子,越晚越想看个故事,睡个好觉,脑中的执念,即使是梦中遇到的,睡醒都会忘了。

 

今晚注定是个打字之夜 2012年10月8日

Filed under: 在路上 — ericzerocustom @ 11:28 下午
Tags: ,

当回归打字之后,我才感觉到表达的贫乏。过去的8天里,我可能完成了2个月都没有完成的事情,领证,买对戒,见家长,买床,买西装,拍婚纱照,租婚车,看餐厅订菜单,商量婚礼配色,布置,一切一切都只是在4天内完成,我形容自己就是一个锤子,要做的就是把不喜欢的砸碎,喜欢的拍板。间隔的2天,就是吃饭,打球,睡觉,之间还插空看了一场《环形杀手》,至于头尾两天,当然是在路上、飞机上、机场里度过了。


9月30日早上2点40分

我看完了曼联2:3惜败给热刺,心中有点懊恼,觉得自己有点不应该把时间花在这里,看一场自己喜欢的球队输球的比赛,事实上在70分钟曼联已经把比分追到2:3的时候,我已经觉得曼联要赢了,因为是曼联,因为在有梦剧场之称的主场,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发生呢?但是这却是最后的比分了。眼看我要在6点半左右就起床去准备出名,现在还象打了鸡血一样精神,这3个多小时的睡眠真是有点尴尬,但我还是躺下了,并且很好地睡了一觉。


9月30日下午2点28分

坐在机场快线上已经1个小时了,高速路上没有新闻上说的拥堵,仿佛依稀能看见家的影子。其实高速路上拥堵的事情,也是我下了飞机之后手机上网看的,唯一的影响是,机场大巴由于到站晚,顺延了10分钟出发,其他的事情一切如常。


9月30日晚上8点02分

终于把家里的乱七八糟网络弄好了,东西也收拾了,然后就是纯享受家庭生活的时候了,是时候和爸爸妈妈好好说说话了。晚上的节目是去二叔家里赏月,没想到,最后结果却是大家一起来给我明天的注册之旅出谋划策。尽管我已经打通关节,并且一再要求多快好省地办完事情就好了,最重要是低调,但是又拿花、又拉上表弟妹一大帮亲友团的,怎么都不象是很低调的样子啊,伤脑筋。

 

月经帖 2012年08月26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8:15 下午
Tags: ,

多亏薇薇同学的提醒,这日志的更新不知不觉间又变成了月经帖了。

目前经过了近一个月的锻炼,我们 办公室的人已经练得雷打不动,宠辱不惊了,没错,就是被雷神训练的。雷神的段子每天都在积累,譬如前个星期五,我们出去几个人喝点啤酒。雷神同学自称不胜酒力,大家都对瓶喝的情况下,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个喝茶的小杯子,倒起了啤酒,悠然自得地呡了一小口,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对我们中一个长得有点婴儿肥的女孩说:“你知道吗,我越看你,越象我儿子……”

Oh,my lady gaga!!

我只能说,每天跟雷神在一起,都有新的惊喜。

出于雷神同学的尊重,我们现在都以不调侃他为豪,看看大家谁先憋不住。

瞬间已经到8月底了,说回来北京已经有点秋凉了,晚上有时候刮点风都觉得该穿长袖了,这个夏天又这么过去了,我又在做什么呢?

 

雷神 2012年07月28日

Filed under: 周围人的事,我的事 — ericzerocustom @ 12:11 上午
Tags: , ,

最近有点闲情,在facebook上回答Lucifer的twitter,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太拗口了。这哥们也不用点天朝屁民喜闻乐见的通讯工具,净搞些行为艺术,让我跟着文艺青年了一把,估计他用的是twitter的客户端,反正当QQ聊了。

最近几日北京在晚上老下雨。自上周之后,北京人民识趣了很多,只要天气预报说有雨,甭管有多大,8点前基本都能疏散回家,微博上有张图感叹空荡荡的地铁站台:这还是9点半的一号线么?当然我上周也2B青年了一把,6点雨正下得紧,我还往外边走,公车、出租车全部瘫痪,最后全身湿透,走了快1小时才回到家,我当时越走越觉得自己脑残。

这周我们科来了个进修医生,比我小1岁,但人家……孩子都1岁多了。按理说都当爹的人了,但我觉得他比我还不成熟,我们都送他一外号叫“十万个为什么”。他第一天来我们科,劈头就问我:

“你结婚了吗?”

???……WTF?你丫来进修还是来婚介的?!

之后我向他介绍了一下我们科室的领导,他回办公室就问主管平时都干嘛,主诊平时都干嘛,科室主任平时都在忙什么,听得我们另外一带职的医师都受不了了,就说了句:“不如让我们发个通知开个会,召集各位主任给你汇报一下平时的工作情况?”

 诸如此类的雷场、冷场在这周层出不穷。今天他突然说“北方的美女骨架都很大啊“

…….

本来这个论点就已经有点雷了,大家都已经处于麻痹状态了,没人说话。只见他顿了一顿,估计有2分钟,看办公室没人接茬,就继续说,”你看,倪萍的骨架就很大。“

我的亲娘啊!我顿时觉得上周四环上的冷雨都不算什么了。

这货还要在科里工作1年,OMG!!请关注我每天回来的吐槽吧